黑黑(º﹃º )

哒宰中心

军队学长中也和杀手宰………
惹(o゜▽゜)o☆[BINGO!]

幼宰好吃啊不接受反驳惹

………期末考试还有一天结束登了一下这个号………

老福特抽风了……

差点没把大英课本掀起来………

给我还原一下阅读量好吗😶😶虽然我不在意但我还是知道推文十万加的感受的………

真实点伤不到我∠( ᐛ 」∠)_毕竟画同人完全是自己喜欢哈哈哈哈哈

然后……剩下的考完试再说吧………

吸血鬼脑洞哈哈(σ′▽‵)′▽‵)σ
很突然,所以句子间跳跃比较大。

P2剧情向。

设定是世界上有吸血鬼和人类两个族。

1.

中也是可以生活在阳光下的吸血鬼,但他并不认识其它的吸血鬼,也不清楚自己具体的来历,屈服于本能寻找血液并羡慕人类的生活,试图在人类世界中寻找到自己的意义。

然后他在路边捡到了哒宰。

一开始将对方作为自己定期的食物来源,然而他发现他需要住所,需要像一个正常的人类一样去赚钱抚养这个孩子,他不能再像以前一样带着哒宰流浪。

那就这样开始吧。

在毫不知情的善良女房东的帮助下,他通过不断的学习找到了一份小学老师的工作。

“每次都要忍住想咬这些小孩子的冲动。真的是个麻烦事……”

他让不到六岁的哒宰入学,一方面,家里的小屁孩是到了该上学的年龄,另一方面………至少可以解决一下欲望。

“所以中也老师下手轻点啊,下节课是体育课,万一我低血糖猝死在跑道上就尴尬了。”

“你最讨厌上体育课了对吧?”

——被看穿了。

小时候营养不良,体力和发育各方面都要弱于同龄人。

他跟身旁的人完全不一样,其它的孩子从小就有父母疼爱,像他这样的年龄都被惯成了一个小胖子。他却对自己的过去一无所知,似乎在某个时刻记忆全部断掉一样,醒来后眼前就只有这个黑漆漆的人。

他差点以为自己就这么死了,谁知道身前的人对自己保证会带着自己活下去………

有点荒谬。

——但上天的确在眷顾他们。

他们遇到了好人,卖惨也是有点用的。

不过这个吸血鬼以前的钱都是抢来的吧,也不知道杀了多少人,为什么就不回去自己的老巢……出来假惺惺地做个好人?

他还记得找到住所后身后的人原形毕露,把自己压在床头对自己的脖子施以酷刑。疼的他直接控制不住泪水。

“为什不直接把我杀了,你一开始的目的只是寻找食物吧?”

事后他整个人体力不支倒在床上,床板很硬,但总比大街好,脖子的伤口也被处理了。

“一开始是,但现在不是了。”

“你不怕我去告诉房东阿姨?”

那个人愣了一下,下一秒直接把自己从床上拖起来,他差点因为这个剧烈的动作让伤口撕裂。

“听好了,小鬼,你很聪明,但是,别忘了我们是绑在一起的。我可以伤害除你之外的任何人,也可以保证你不受任何伤害,我可不确定这座城市有没有恐怖的夜行吸血鬼。”

“……”

“对了,我叫中原中也,你叫什么?”
“太宰治。”

他看着他越来越像一个正常人。早出晚归打工赚钱,回来后要检查自己的作业,态度敷衍的话,晚上真的就是酷刑了。

他讨厌他咬自己的脖子。手臂是他希望的选择。

思绪回到眼前。

中也永远能第一时间读懂他的想法。

“我可以帮你请假,不过,费用加倍。”

在厕所看不见的角落,太宰治能感到自己血液的流失速度加快了。

老师的权利就是那么任性……话说凭中也这种样子,是怎么当上班主任的啊???平常暴躁又傲娇………怕不是身高一米六,气场两米八,把年级主任吓怕了。

算了,不管了,他宠自己就行了,他是只属于自己的中也老师,吸血鬼先生。

“吸血鬼先生,今晚我要吃螃蟹哦~~”
“行行行。”
——那么瘦也该补补了。

——省得被班上的小胖子欺负。他给了他班长的位置,他也能完成的很好,不过……总有些人看不惯………

2
太宰治渐渐成长了,成绩优异头脑好善于策划,人长的帅,拿下学生会会长的位置,还不忘撩妹。

所以,追随者一堆很正常啊,但名声都传到中也所在的小学那就过分了!!

“太宰你这混蛋是全年龄通吃吗?”
“是啊,吸血鬼先生,欢迎回家~”

忙了一天的中也回到家就看见刚放学回家的太宰治的卖萌。
——卖萌可耻……差点忘了你男女通吃。

“以后的婚事要怎么办啊?我们要不让妹子竞争吧……谁出价高我就把你嫁给谁………”
“中也,你在说什么?”
“投资啊……等等,不行,你嫁出去了我食物哪里找……”

很奇怪的措辞啊………黑黑的小矮人……

离开了小学,国中生的太宰治成熟了不少,仿佛离开了自己羽翼之下。

中也望着少年的背影,迷茫了。

他已经融入了人类的生活,对太宰治的管理也越来越少。即便学校在一条街上,他和他也会经常错过。

“今晚让我选择吧,手腕可以吗?”
——太宰治第一次一本正经地提出要求。气场完全没有当初青涩的样子。

“长大了就得瑟了嘛………”
中也调侃。
“是啊,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呢,吸血鬼先生~”
………
“你知道我们学校今天发生了一起学生失血昏迷的案件吗?”
“……?!”
“在学校围墙边发现的。我看了一下伤口,是吸血鬼的牙印。”

“………”

“但是他们以蛇咬定论了,把这个孩子的情况归为中毒,而那里又是摄像头死角……”

“但是……”
“我很清楚那是什么印记——这个城市出现了其它吸血鬼。”

太宰治相信中也的话,不由得毛骨悚然。

“所以。”
下一秒,太宰治就被反扣在床上,后劲被不出意料的咬住。
“不要天真地以为自己长大了就拥有足够的力量放松警惕……”

深深刻在太宰治的心上。

“我会去找出这个吸血鬼。”
“但你要怎么处罚,目前没有针对吸血鬼的法律文件。”
“如果他再伤害人,我会把他杀死。”
………

问题是,他是你的同伴啊。

太宰治没有回答。
眼里流过暗色的光芒。

处理好学生会的工作踏上回家的路,不出意料的到了傍晚。
华灯初上,他给中也打了电话交代清楚,顺便开了定位。
自从那个素未谋面的吸血鬼出现后,中也的心就一直没放下过。

“永远不要低估一只吸血鬼的力量和残忍。”

这是中也告诉他的。

不过事情过去将近一周了,也没有什么事情发生,那只吸血鬼应该离开了吧……

他有在关注报道,但是没有。
他甚至私底下去拜访了受伤的孩子,孩子告诉他当时有一个人在问路,他给他带路,结果在学校外围的墙边被拖进了附近的小巷,随后没有意识了。

………问路……吗?这里的街道的确狭小繁乱,如果生人来到这里多半会迷路,而且不是每个地方都有摄像头。
他又去保卫室看了当天的录像,一个带着棕色帽子,茶色外套的男人进入了他的思考范围……

为什么呢,他顺利地避开了不少死胡同,看起来是熟悉路的,可他在一条路口确停下了,准确的说,是停了半天。

他不会不知道往哪里走,要不就是在等人……但是,有什么人会在凌晨和他见面,说不定他只是在等作案目标,结果,凌晨没碰上人。

不寒而栗。

他当然清楚那个孩子在六点半的时候第一个重复了那个人的路线。

……棕色帽子,茶色外套的人吗……他还没告诉中也。中也跟他说过,吸血鬼吸血一次可以维持一周的生命力。

那对我真是个例外,太宰治摸上了自己的脖子,还未愈合的伤口让他不得不缠上绷带。仿佛行走的木乃伊。

不过,现在路上的人也很少呢。
太宰治看了眼红蓝相间的天空。

“小姐,请问这里怎么走?”
声音在身前响起,太宰治看见一个女生在和一个棕色帽子的男人搭话……附近就是一条小巷……

“!!”

不过,不能直接引发战斗。

“这位先生,要去哪里,我可以带路哦~”
突然插入两人中间,拉开了男人与女生的距离。
红色的眼睛………太宰治的注意点很明确,他可以直接下定论。
“……”
“行。”
男人似乎领了情。
“对了,这位小姐,你还有其它事吧,可以离开了。”
“哦,好的,谢谢你会长。”
——还是我们学校的学生呢……真的是无差别下手吗。

“那么,先生要去哪里?”
男人拉近了与太宰治的距离。
“这里。”
破开虚伪的面具。

明明做好了防备,却完全反应不过来,没等太宰治反回神,自己的身体就已经重重撞在小巷里暂时摆放的广告牌上。
“果然很厉害,吸血鬼。”
勉勉强强站起来,身后就是死胡同,太宰治知道自己是没地方跑了。
但是……
“你知道吸血鬼的存在?”
“不不不,我臆想的,我只是看过类似的小说。”

男人没有回答,他摘掉帽子,太宰治这才发现对方长的异常的丑陋,脸颊的颧骨深陷,眼神无主,仿佛饿了几天的人。眼神里只剩下杀戮和渴望。

他跟中也不一样,同样行走在阳光下,眼前的男人活像一个破轮胎。

“吸血鬼也会营养不良吗?”
不用问太宰治都知道对方的目的是什么,不过说不定自己真的有可能搞定这个夕阳吸血鬼。

然而事实证明是他天真了。

没有反抗的机会,吸血鬼的力量猛如野兽,太宰治实在不清楚中也是有多克制才会不伤到他。
整个人被死死固定在墙上,没有移动的间隙,被扼住的脖子连呼吸都困难,偏偏身前的老家伙比自己高了一个头。
“血,我要血。”
吸血鬼喘着气,脆弱的绷带不堪一击地被粉碎。
太宰治力图让他的手离开自己,可惜挣扎在男人眼中不过是小打小闹。

“你最好服从点,要不然我可不会保证像那个孩子一样给你留条命。”

接着,他的目光停滞了。
赫然出现在自己眼中的,脖子上的熟悉的痕迹。

“牙印?”
他嗤笑。手下的力度有所放缓。
“谁留下的?”
…………
“与你无关。他可不会想你一样对我那么暴力。”
太宰治挤出一个笑容回应。
“事情开始变得有趣了。你知道一个人类三次以上被同一个吸血鬼咬伤,会发生什么吗?”

“………”

“会形成单方面的契约。”
“……?!”
“你们的生命会联系在一起,你受到的伤,对方会感受到同等层次的痛苦,虽然痛苦对于吸血鬼几乎不存在。但吸血鬼死掉,和人类不会有任何关系。”
“!!!”
“所以没有哪个吸血鬼会傻到对一个人类动感情,那是异类。”
——这是对吸血鬼而言完全处于下方的条约。
明明能活个几百年,却偏偏被人类压缩到几十年。

“………”
所以………
太宰治有一瞬间的失神。
“我很乐意看到那个吸血鬼痛苦不堪的样子。”
面部的表情狰狞。

“!!”

一支尖锐的广告牌钢管硬生生刺入自己的左肩,太宰治到吸一口凉气。
疼,真的疼,左臂瞬间失去了感知,只留下鲜血和吸血鬼的啃咬。

“真是混蛋啊,中也。”
太宰治抬头,咬紧牙根。感受身前的人倒在自己身上,化作死尸。背后被重力撕开,惨不忍睹。
“来的那么晚。”

太宰治踢开恶心的尸体,靠着墙壁滑下。
差不多要虚脱了。

“你想说什么?自己没有防备,自以为是地乖乖跟一个吸血鬼走吗?”
中也靠近靠墙坐的太宰治,史无前例的压迫感袭来。

“你就这么不怕死?”
——特别是一个吸血鬼的排异感,甚至是占有欲。
“………”
“你的命是我的。”

“我清楚契约。”

太宰治靠在中也的肩上,感受着对方撕下衣服上的布料给自己的伤口包扎。带了点暴力。
不过,中也不疼吗?
余光瞥见中也的脸,除了暴躁就是平静。
真的这点疼痛对吸血鬼简直小事一桩。

“那你这么想让我死所以去送死?”
…………
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明明长的和中也一样高了,在某些方面他真的一时半会解释不清。

“啊,哪个叫中也没做好今天的晚餐,我饿了!”
“…………”
无言以对小鬼般的转折,完全没长大啊这是……不过十四岁情有可缘的样子,不对,这是太宰治啊啊啊!
太宰治倒是很入戏,直接扯着中也的衣角,用头发蹭着中也的制服胸口,开启可爱无罪的状态。

事实证明这样的讨好让中也很受用。

“我下次不会这样了。”
“喂喂,混蛋太宰,这语气感觉是我在欺负你啊………”

口上在嫌弃,中也真心喜欢太宰治这样的状态,自从离开小学,这么主动他还是第一次见。

“好了好了,我原谅你。不过回去要给我足够的补偿和解释。”
打横抱起摔的不轻的太宰治,两人走上了回家的路。

是时候该向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鬼普及一下吸血鬼常识了。

“对了 那个吸血鬼的尸体你怎么处理了?中也?”
“他自己会灰飞烟灭的,明明不适合在阳光下行走,却偏偏追求阳光。”

……飞蛾扑火………吗……

…………剩下的我心情好继续………吧……

这只是个设定啊啊啊,有人接烂摊子吗(›´ω`‹ )

虐虐更健康。
毕竟图都剧透了(ಥ_ಥ)

复习间隙摸鱼|・ω・`)

宰是女生,中也既是学长也是监护人哈哈哈。

宰是一个不良学生团体的头目,有一天碰上了中也管理的学生会………

“平常看起来……挺乖挺可爱的,为什么………”
“我也没想到平常在家里那么恶劣的中也学长竟然是学生会的干部。”

非法同居的两人互相扒黑料。

结局是中也用不良少年常用的手法把一群不良揍了一顿把哒宰带回了家。

“从明天开始,不能再离开我的视线!至少让我知道你去了哪里!”

“所以更恶劣的,是中也啊………”

“你以为我希望看到你回家时受伤的样子?上次的伤口帮你弄好,知道花费了我多少精力吗!”

双方同时陷入沉默。

“对了,中也学长,你觉得学生会有特权吗?”

………这个学妹真的满脑子都在想什么??!

“有,对你,就是特权。”

《就一口》

有一天,森先生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的教育发生了问题。

至于宰为什么嫌弃森先生嘛……前面有女装篇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哈哈哈哈哈(○゚ε゚○)

《中伤与变质》

哒宰生日快乐。
史诗级致郁生贺,画完膝盖疼………
有P2原图参考

蛋糕象征内心最美好的事物,一方面的背离,不敢奢求,一方面心甘情愿地去守护……

至少还对人间的自己留下几丝眷念。

不过世间最悲催的还是自己奢求和守护的美好变质了………

………好吧我只是想掩盖我手残的事实。对的深色可以掩盖水痕哈哈哈哈哈(ಡωಡ)hiahiahia

给哒宰喂粽子……ψ(`∇´)ψ

我好了,端午快乐,哒宰真是个要命的小孩子(○゚ε゚○)

沉迷吸宰无法自拔

粗糙的……
四舍五入中太囚禁play???

(~_~;)很久很久以前的脑洞………

武侦宰个和黑手党中也ψ(`∇´)ψ

半小时暴力手速
摸鱼的双份快乐ψ(`∇´)ψ

中太
成年中也&少年宰

宰主动。
……把中也吓着了啊……